本報訊(記者 李易書) 穿著一身棉衣,兩頰凍得通紅,昨天長春市民張先生站在報社門口等著記者。“這事兒放在我心裡太長時間了,我得當面跟你好好說說。”見到記者,他顯得有些激動。坐下後,他對這段塵封的往事有些難以啟齒,理了一下思緒,他開始講述。
  早起撿到200元錢
  可能是過去的時間太長了,事情發生的具體時間他已經有些記不清了。“大約是在2001年或是2002年的10月份,那年,我在一個工地打工,工地就在鐵北的一個廠子,我們工地承包的是焊接工作。”張先生說,“我以前乾的是鑄造,單位黃了,又受過幾次傷,身體不好,乾不了重活,就在工地里給工友們做飯。”
  大家都叫他大師傅或者大哥,他和工友們處得都不錯。“工友里有個姓趙的,都叫他老趙,那時候40出頭吧。”他說,那時老趙做電焊,比他掙錢多。他和老趙處得好。
  那時候,每天早上4點多他就得起來準備早飯,他說,有一天早上他起來去取菜。“去放菜的地方得經過另外一些工友的門口,我就在門口的地上發現了兩張散落的100元錢,當時我就撿起來了。”他說。
  那份愧疚越來越強烈
  “當時我真不知道是誰掉的,一白天也沒人找錢,到了晚上,才聽說老趙丟錢了,這我才知道這200元錢的來龍去脈。”他說。原來老趙前一天開工資高興,就要出去吃包子喝小酒。怕錢丟了就放在侄子那兒出去了。回來時侄子把錢還給他,直到晚上才發現少了200元。
  “當時工友們都說,大師傅起得早,還能上你這兒拿錢咋地,再說拿錢也不能只拿200元吧!第一個就把我排除了。”他說,當時也想還給老趙。“可當時我真的很困難,沒有家,沒有錢。跟妻子離婚時什麼都沒要。”他說。而且又一想,這也說不清楚啊,怕被人家誤會當成偷錢的,那工作可就沒了。
  沒過多久,他又去另外一個工地打工,被高空掉下來的化肥袋子砸傷了腿。受傷的這段日子,不少人幫助他。“這讓我本來埋藏在心底對老趙的那份愧疚越來越強烈。人做錯了事兒就得承認。”他說。
  希望得到諒解
  這幾年,生活一點點的好了起來,現在他在做保潔工作,收入也算穩定。每每看到社會上有人需要幫助,他總會伸出援手。可這200元錢的事兒一點兒沒有淡忘,卻越來越清晰了。
  他現在最大的希望是老趙能諒解自己,希望還能跟老趙成為朋友。“我也試著找過,可不知道老趙的名字,也不知道老趙具體的住址,想找他太難了。”他說。他希望通過本報說出這件事,希望老趙能看到,聯繫他。“要是錢不能還給老趙,我這年都過不好啊!”他說。
創作者介紹

酒店小姐

xi83xircy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